支付宝蜻蜓刷脸, 不明觉厉

看到一条新闻: 卜蜂莲花是首家接入支付宝刷脸支付的超市,其市场部助理副总裁袁林化表示,在引入刷脸支付后,1个收银员可以维护3台自助收银机,收银效率提升了50%,按照收银员3200元的平均工资计算,每年便可节省1344万元的综合成本。 初看这条新闻, 不明觉厉. 但想到5年Ai的发展节点, 将会替代6%的人类工作, 从16年算起. 也就不足为奇了. 近1, 2年有很多技术大火, 然而或许只有人工智能成为全民创新的的引爆点. 李开复在《Ai 未来》一书中说, 『人类50%的工作都将被人工智能取代』, 大家最好不要不以为然. 如何应对呢 »

关于怀旧

上周听了吴军专栏讲到了怀旧。 事后我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。 怀旧本身无关好坏,但是如果沉迷怀旧,这绝对是一种病。 古人也会怀旧,比如李商隐留下了这样的诗句,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 崔护有名作,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 欧阳修也有诗句,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 刘慈欣在地火中写道,我们不必留恋所谓过去的好时光,那个时候生活充满艰难,危险和迷惘,我们也不必为今天的时光过分沮丧,因为今天,也总有一天会被人们称做是过去的好时光。 怀旧古往有之。那么我为什么认为, »

关于焦虑

前些日子和同事,聊到了焦虑这个问题。他问我有没有焦虑,他很焦虑。我说我当然有啊,只是说此刻没有那么强烈了。 然后我说道,焦虑源于见识浅。老子生活在物资,缺乏的春秋年代,最高只做了个看城门的。老子为什么不焦虑?孔子很多时候一饿,就是连续两三天吃不上一顿饱饭,孔子为什么不焦虑?因为他们想开了,看透了。我不是说要求你也像,老子孔子那样。我想说的是,焦虑只是一种心态,是可以避免掉的。 其实年轻人不必太焦虑,在一线城市,城市资源是会优先保障前25%的人的。 »

从 "不该走的人走了" 说起

本文首发于公司学习平台. 有个员外请客吃饭, 约定时间快到了, 还有一个客人没到. 他焦虑不安地说, “怎么该来的人还没有来”. 在座的客人一听, 心想, 难道我们是不该来的人吗 ? 于是纷纷找由先行告辞. 员外一慌, 忙劝道, “你们是不该走的人, 可不能走”. 还坐着的客人一听, 我们原来是该走的人啊. 也站起来告辞. 员外这下彻底慌了, “我不是说你们啊”. 最后剩下的客人再也坐不住了, “不是说他们, 难道说我们吗”. 最后客人都走光了. 这则笑话估计打从人类驯服狗那天开始, 就已经存在了. 但时至今日,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