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水湖之流水账

滴水湖也来过多次了,但足迹仅限于沪芦高速—申港大道—湖环西三路一线而已。昨天(9-9)天气预报多云,天空却阴得厉害,不时阵阵小雨。吃过早饭, 沿着海港大道向水芸路方向走去。

到达海港大道与云娟路口时,大约11:30, 只见大量的工人从中建八局的工地向一片未开垦的区域走去,估计那儿有他们的速建房宿舍和食堂。

继续向前,到达海港大道的尽头,环湖西一路。这儿就热闹了许多,有许多小贩,在有小孩子经过时,使劲摇晃着手里的玩具。濒近湖边时,出现了几个小帐篷。遗憾的是,天气还是稍稍偏热了些。

站在湖边望着湖面,湖中心是个金属的雕塑—水滴。虽然知道滴水湖湖水引自东海,但一直没有去东海的海岸亲眼看一番。 湖水不够清澈,对吗?抽空去亲眼看一看东海。

一只海鸥飞过,拿起手机抓拍到了。

湖畔的彼岸花。传说彼岸花生于阴阳交汇处——出自《鬼吹灯》,真希望是真的。

一路一直走到滴水湖地铁站,可雨水断断续续,加上有些饿了,就懒得拍照了。

今日(9-10)天气预报阴转小雨,所以不打算户外玩了,原本计划去趟帝国行开个银行卡,不料学生开学,营业厅里满满的学生。大堂经理忙说,不着急的话,改天再来吧。今天我们本来就是加班,给学生办卡。

得嘞。办不了,索性四周转转。

早就听说滴水湖直径对面,有个观海公园,顾名思义,这里的海必然是真实的东海了。 卫星地球一片混沌,可我觉得还是要眼见为识。

沿环湖一路向湖的对面驰去,到达水芸路驶入。水芸路原来是条断头路,被滴水湖拦腰砍断。不禁想像得出,在湖对面正好停有一辆出租车,被人叫单。『你在什么位置?水芸路11xx 号啊,好的,我2分钟到。』结果走到尽头也没有找到11xx 号,原来真相是在湖对面的水芸路尽头,而这个湖的面积和杭州西湖差不多…

到达了水芸路的尽头,兴奋的攀上拦海堤,来瞻仰下东海… 不必悲伤,不必心急。来上海多年了,第一次来海边,,这绝对是我目前为止见过最丑的大海。(蓝色的是天空,绿色的是海岸水草,黄色的便是海平面)

准备回家了,但不愿意原路返回。

沿着海堤公路(世纪塘路)继续向西,很快到达通海水闸。目测这儿有些过滤系统,因为水闸另一侧的河道水开始是清澈的了。

这时候,车子里传来阵阵恶臭。我一度担心是不是哪里电路烧坏。打开车门发现外面的臭气几乎睁不开眼睛。我赶忙打开内循环,然后出来看看。

虽然闸区水域写明禁止捕鱼,但俨然这里已经成了渔民的中转站。

继续向西的途中,Baby 问我,这么臭这些渔民怎么受得了的。我说,古代渔民是最受歧视的工种之一,他们或许也曾想过改变,但这却是他们的生活的基础——一切都会好的。 难道刽子手就喜欢砍人吗?

到达尽头时,东海大桥已经近在咫尺。沿桥满是风力发电机组。

回头看看走过的路,海岸最不乏的便是各种海鸟了。

不远处的民兵哨所,不知还有没有岗哨。

据说30公里外的洋山岛上还有一些陈旧的海防、防空设施。有机会去目睹一番。

临港的海为什么是黄色的呢 ?

黄色不外乎是泥沙。看看这幅卫星图,临港北有长江入海口,南临杭州湾。从地图上看起来,可能只有到了嵊泗才能摆脱黄沙的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