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怀旧


上周听了吴军专栏讲到了怀旧。

事后我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。

怀旧本身无关好坏,但是如果沉迷怀旧,这绝对是一种病。

古人也会怀旧,比如李商隐留下了这样的诗句,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崔护有名作,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欧阳修也有诗句,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。

刘慈欣在地火中写道,我们不必留恋所谓过去的好时光,那个时候生活充满艰难,危险和迷惘,我们也不必为今天的时光过分沮丧,因为今天,也总有一天会被人们称做是过去的好时光。

怀旧古往有之。那么我为什么认为,怀旧是一种病呢。

可能有人会说,过去的时光虽然美好,但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都是虚无缥缈的。所以不必怀念。

但是怀旧只是在品味过去,我并没有打算真的回到过去呀,所以,这并不是我认为怀旧是一种病的理由。

之所以,否定怀旧,正是因为我也是一个这样的人。通过剖析自己,发现以下问题。

人在怀念的时候,总会自带着一种主角光环。蓝色的天空,金黄的落叶,纷忙的行人,彩色的衣裳,所有,这个世界的一切一切,在怀念中,都成了会装扮自己,怀旧世界里的风景。

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在别人怀旧中的人物设定。因为在别人怀念的世界里,自己只能成为配角。

然而,真相却是,在自己怀念的世界里,自己也只不过是大千世界的一粒沙子。当今天成为未来怀念的“好时光”时,自己也只是这个时代的,一个小螺丝钉,可是未来的自己,很可能在怀念现在的时光,会给自己一个主角的设定。

当我们真正将自己真正的放在怀念的那个时代,看到自己卑微违心的存活,才知道,这个怀念是多么的虚假。

是的,我认为怀念是一种病的原因是,怀念的世界只是个假象。

失去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的,否则,我们肯定不会将ta割舍,而选择当下的。

刘慈欣说的对,过去的时光非常残酷,我们能够珍惜的和改变的只有现在和未来。

忘掉初心,活在当下。

本文记录于讯飞语记